戰略諮詢   資本運作   兼併重組報告    行業研究報告   可行性研究報告    諮詢機構與專家   培訓與高峰會   亞洲資訊


像德國人那樣嚴謹

經典故事(2011年第12期)

  嚴謹,說的是嚴密而謹慎,它經常指人們的作風和習慣。在工作、學習和待人接物方面,無論從那個角度看,嚴謹都是一種優點。“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”,這句曾經流行的語錄說的也是嚴謹。在這個地球上,無論哪個地區,找些作風嚴謹的人士並不難,難的是一個民族乃至於一個國家全是這樣風格的人。德國就是這樣的地方。

認真帶來好感
  
同樣待人接物,和歐洲南部拉丁民族狗一般的熱情相比,德國人則像貓一樣冷淡,平時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。但是辦起事來,他們一絲不苟的態度讓人折服。像問路這樣的小事,德國的路牌標示清楚,人們指路也準確。
   迷途的我曾經在德國鄉村馬路上手持一張地圖東張西望,希望附近人能像法國人那樣放下手裏工作主動過來幫助,但那些人卻視而不見,該幹什麼還幹什麼。我只得鎖好車,自己跑過去問他們。看似冷淡的德國人解答卻十分認真,一會兒打手勢指方向,一會兒教我看圖識字,直到把我說得五迷三道才放行,因為德國那些詰屈聱牙的地名經常讓人滿頭霧水。
   但是,假如你對生僻單詞記憶力足夠好、嚴格按照他們指的方向行進的話,目的地還真的就在前面,而且距離也很精確,所以在那裏問一次路只需找一個人就可以了。對國人來講,這種小事夠我們學習好長時間。在北京問路,連續問三個人,最常聽到的回答是“往前走不遠再向右一拐就到了”。所提問題雖然被回答了,可是你既不清楚向前要走 兩百米 還是 兩公里 ,也不知道在哪條橫路上“向右一拐”!
   所以,我在清華大學遇到的“德國式”回答,讓我記憶至今。清華大學校園面積大,樓宇眾多,以前在校區裏沿著路就能走出校門而不用問,現在眾多建築物把路遮擋了,岔路又多。有回我陪兩個法國朋友逛完校園想出去時竟然找不到正門,就問年輕的清華學子該怎麼走。結果那學生跟德國人似的告訴我走幾百米在第幾個路口向左轉,距離精確到米!經常在路上被北京人忽悠的我不由感歎:這裏真是未來中國傑出工程師的搖籃!

古板延續歷史
  
同樣建大樓,德國人的設計都有百年大計的考慮;而一百年之後,他們竟然還能想起來提醒住戶!我看到過一個記載:國內某家醫院收到一封來自德國的信,稱該醫院大樓是德國建築師在 1919 年設計建成的,設計使用年限為 87 年,現在到了設計年限,要注意該建築的修繕和安全。之後過了幾天,德國方面又打電話給醫院,提醒該建築需要修繕或者重建,讓那家醫院的人感動得說不出話來!  山東的青島,有大量德國式建築。幾年前有一次青島連日暴雨,國人建造的新城區下水系統全面癱瘓,而在老城區,德國建築師一百年前修造的排水系統卻運作正常。據那裏老一輩人回憶,老城區的下水道非常寬敞,有一人多高。一百年前的德國建築師在修建城市下水道系統時,已經充分考慮到青島的地勢和天氣因素。
   德國人在青島建的堡壘也相當堅固,盤踞在山上,裏面寬敞通風,用的是那個時代最先進、最堅固的鋼筋混凝土,直到現在仍然可以使用,令人讚歎不已。德國人的火炮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威力巨大,無堅不摧,他們建設碉堡時也考慮到了這一點 ---- 要造就造一個攻不可破的堡壘!一步一個腳印的德國人既造了矛又造了盾,而這兩種相互制約的工具都讓人為之膽寒,以至於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敢忽視德國人,無論戰場上還是商場上。
   從小事做起是他們的為人之道,德國人善於把一切事情都做得十分周全,把每個過程都設計得十分精密,以細節和持久讓世人敬畏。

仔細區分成敗
  
同樣是赴約,在法國你不能像在中國一樣提前到達,早到了會讓沒準備好的主人尷尬。即使早到十分鐘法國人也不滿意,晚到半小時他們卻坦然相對。在德國當然也不能早到,事實上整個西歐都沒有早到的習慣,但倘若無緣無故的話,去德國人家是不能晚到的,他們把守時視為對人的尊重。
   德國人請客甚至會把時間定為 7 ∶ 15 ,而不是我們習慣的整數時間 7 ∶ 00 或 7 ∶ 30 ,他們會精確到分鐘,而不是我們習慣的小時。如何保證按時到達呢?他們也沒有訣竅,只能是提前出發,以便留出充足的時間。但是到目的地後他們不會進去,而是在附近耐心等待。結果就是,和法國人散兵游勇稀稀拉拉赴約、前後能拖一小時相反,德國十幾人甚至幾十人的聚會可以在幾分鐘內到齊。
   同樣出書,德國書中很少出錯,極為複雜的書可能一個錯誤都沒有,連標點符號都包括在裏面。我自己也出書,但常有親朋好友甚至不相識的讀者指出我書中的錯別字。我自己看稿當然也有問題,但是每本書都經過出版社三次而且是不同人做的審校,結果還是達不到人家的水準。德國人並非具有校對天分,品質好緣於他們肯下笨功夫,一遍遍地認真看而已。再比如,中國工程師對德國同行也常有讚美之詞。

自律決定秩序
  同樣行路,高速公路上觀察到的現象,讓你為德國人的紳士作風所折服。
   在德國,你基本看不到野蠻駕駛、故意把車子開在你前面或者沒完沒了鳴笛示警的。在法國時,我也幹過相互追逐、互按喇叭甚至加速到別人前面後突然踩兩下刹車嚇他一跳,以表示對其違反交通規則的不滿。
   一旦把車開進德國,我就會告誡自己謹慎行駛,入鄉隨俗嘛。當別人 都是 君子時,你自己也不會是小人。碰到交通事故或者僅僅是修路、前面車的速度明顯慢下來時,後面的人不會超車,而是很順從地跟隨其他車緩緩而行。他們那種約定俗成的禮讓方式在歐洲拉丁民族國家很少看到。
   不管事故或者修路距離有多長,堵塞的德國車群會井然有序地由三行並成兩行,再由兩行並成一行緩緩前行。並車過程中,每個人都機會均等,就像這些互不相識的駕車者事先商量好似的,遠處看就是一道禮儀風景線。越過路障後,他們又會由一行慢慢變成兩行進而三行。在這個過程中,每個駕駛者的自律和耐心帶來的整體秩序是公平有效的。
   德國高速路的路肩寬闊平坦,完全可以當成一個行車道。但是路肩就是路肩,那是為事故車和緊急救援用的,沒人在那裏行駛。所以,每當我看到一些同胞在北京擁擠的環路上顯示自己比別人技術高超、緊貼著鄰車呼嘯著從狹窄的路肩上超車時,都會想到在西方開車的時光。
   德國還是世界上很少不限速的國家,上了高速路想開多快就開多快。如果車好而駕車技術嫺熟的話,你可以盡情開過設計時速的極限,直至 200 公里 以上,那是一種真正的飆車。
   即使開得這樣快,不限速的德國交通事故就是比限速的鄰居法國少很多。因此可以說,公路上的主要殺手並不是速度,而是駕駛者的行為。

嚴謹成就輝煌
   同樣造車,率先進入中國汽車製造市場的是法國人,但姍姍來遲的德國人卻佔據了半壁江山。改革開放以來,德國人一直在領跑中國中檔車市場,而在高檔車方面,德國人則佔據絕對優勢。上世紀 80 年代時人們就為擁有一輛賓士而自豪, 90 年代後期,國務院下發檔,高幹們的座駕都應使用國產車,各單位紛紛改換奧迪,結果還是德國車。
   在西歐工作期間,我看到人員超過三四人的中國駐外機構都至少有一輛賓士車,用來接待級別高的領導。使館賓士車更是成堆,大使座駕無一例外都是這個車。所以使館一開招待會,周圍停的基本上都是賓士。其實,像巴黎這種狹窄街道停寬大的車並不方便,但是賓士就是受人歡迎。
   後來我到了北美工作,發現情況也是如此。而且不止中國人,美國和加拿大人都以擁有一輛賓士為榮。北美地大物博,街道寬敞,停車位也大,所以美國又長又大的高檔車如雲,但賓士依然最受歡迎,儘管其價格很貴。
   這是因為,如果一部車停在街邊十幾年風吹雨打、冰凍日曬,即使車子已被積雪掩埋但坐進去後依舊一打就著、讓你 365 天都不會失望的話,你還會有別的奢求嗎?使用十年後,面對一個壞了的汽車部件,德國人會問:它為什麼壞了?使用十年後,面對一個沒壞的部件,日本人會問:它為什麼沒壞?
   我一個朋友 90 年代就開賓士車,有一天晚上沒有看清路標從幾米高的高架橋上跌落,還砸塌一間民房,但自己卻沒有怎麼受傷。
   精美、可靠、耐用是賓士車的宗旨,也代表了德國人的風格。他們造賓士車的理念就是追求領先的設計理念和技術水準,高成本的製造工藝,以及對材料的精心選擇,挑戰極限 ---- 無論是速度還是品質。這就是為什麼賓士車在世界影響力巨大的原因。
   嚴謹成就輝煌,從經濟學角度講,它還是以最小代價換取最大效益的一種行為方式。現在我們知道了這有多麼重要。

作者:車耳


Copyright©2004-2012 Asia Consulting Alliance,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 亞洲聯盟諮詢網 
京ICP證050764號